第266章小别胜新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幻影不急不慢地说道:谋婿他就是一酒鬼,是我在这认识的朋友。

铺在天际橙红色的朝霞慢慢消逝,谋婿阳光渐渐明亮,就连草坪树叶的颜色也翠绿了几分。高二上学期的那个冬天,谋婿苏汐老娘组织了一次大学同学的聚餐。

就是这座繁华城市往日灯火阑珊的瑰丽景色,谋婿也被增添了一丝冰雕玉琢的梦幻和令人爱不释手的精致。也许应了单身汪们那句恨恨的秀恩爱分得快,谋婿苏汐在那天和梦萦分了手。看着他一脸窘迫的模样,谋婿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谋婿我和梦萦的绯闻也出现在了那些八卦的谈论中。不知过了多久,谋婿梦萦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小脑袋不满的在我的身上拱了拱:走廊里有灯,你能看得见。

那次演习以后,谋婿我的脑海里常常有这样一个画面:谋婿有一天这个城市真的发生了八九级的大地震,苏汐这个人应该也会是那副淡定的让人头疼的样子,稳稳当当地穿衣服系扣子,喝一口他最爱喝常常备着的橙汁,然后悠悠然抬起头,看着带着强大重力势能的水泥块噼里啪啦不断往下砸,最后不慌不忙弱弱的感慨一句:啊,要死了......(二)大概在应试教育这种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们,不会有自己亲身思考探索世界观价值观的时间。

每每梦萦到我们班用各种各样的心儿来喊我出去帮她扛琴,谋婿以希城为首的一群兄弟探着脖子看着我哄堂大笑时,谋婿我就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抄起她那张比我们两个加起来的年龄还要大的琴狂扁她一顿的冲动。自己的心向来是冷的,谋婿即使邓雅竹在对方手上,他也可以不管,不过司徒田星是爱邓雅竹的,在他的苦苦哀求下,自己妥协了。

这时,谋婿刘辰把匕首丢在一旁,用手把这些黑土轻轻的挖开。虽然后者可能是说气话,谋婿但是司徒田星不敢这样冒险,无奈之下,只能让她跟着自己了。

刘辰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谋婿毕竟以邓雅竹现在的实力并不是没有资格跟他叫板。刘辰拒绝道,谋婿从地上拿了一床被子就往门外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